《阅读的力量》读后感

2018-09-18  点击:[]  作者:

 

 

《阅读的力量》读后感

什么是教育?就是爱读书的校长和爱读书的老师,带领着学生一起读书。就这么简单——钱理群

一直欣赏美国对阅读的研究方式,例证、比较,用大量长期积累的数据说话。这个印象从《朗读手册》开始,到《阅读的力量》依然如此。

   《阅读的力量》作者史蒂芬.克拉生本书倡导的自由自主的阅读(FVR),相信是许多父母、人师在给子女、学生选择书籍会碰到的主要问题之一:读书,到底是读经典,还是随心随性、想读什么就读什么?

首先,解释下什么是自由自主阅读(P1),是指纯粹因为想阅读而阅读,不需要写读书报告,也不用回答章节后的问题的阅读方式。特别关注自由自主阅读是因为想阅读而阅读,正巧,提笔的前一天,电梯遇到从书城返回的母女二人,女儿六岁,今年上学。

喜欢去看书吗?

不喜欢。女孩的回答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什么书都不喜欢?绘本?童话?我有些疑惑,以为是书选得不对。

妈妈赶紧解释:这不是开学就上一年级了吗?她们幼儿园没太学拼音,现在给她恶补,找拼音读本给她看,不然怎么跟的上?

所以,都让她自己读拼音?我追问。

女儿插话,好多都看不懂!

快分手了,我追问一句,喜欢听妈妈讲故事吗?

喜欢!女孩像第一次的回答一样干脆。

阅读到底如何发生?怎样培养儿童爱上阅读?试想,孩子读他读不懂的书,是不是就像让我读法语书籍?

FVR的例证是有说服力的。打个比方,阅读就像吃饭,事实上怀特海在《教育的目的》中提到教育是一个完全具有自身特点的过程。与这个过程最相似的是生物有机体吸收食物的过程。阅读也是学习的一种,首先得愿意吃,其次才能考虑吃什么更有营养。而自由阅读正相当于愿意吃东西,即孩子首先愿意去看书。《阅读的力量》多次提到,自由自主阅读者的认知发展优于不读书,很大原因是从轻松读物——比如漫画——爱上阅读,慢慢地会不自觉地选取更为深刻的读物。蒙台梭利的教育理念认为,正是成年人对孩子自以为是的约束行为,才是导致孩子对事物失去兴趣的根本原因。据观察,但凡在阅读环境宽松的家庭中成长的孩子,阅读兴趣不但没有误入歧途,反而能够博览群书,通文达艺,形成了良好的阅读积淀。当人们专注而轻松地投入到某种活动时所达到的一种心理状态叫“心流”(P29)。研究发现阅读“大概是目前全世界最常被提及的心流活动。”

    来看看阅读能力测验结果。(P3)在对54份例证的比较中有51份显示,FVR学生在阅读测验的表现相当于或是优于接受以传统技能培养为主的阅读教学的学生。关于这个章节,反复看了三遍,想确定“自由阅读组”是纯自由阅读,还是正常教学外附加自由阅读?校内自由阅读计划是这样叙述的:三种方式1.持续默读(每天5到15分钟不等);2.自主选择阅读(语文课的重要部分,教师以座谈会的方式和学生讨论读了些什么);3.广泛阅读(学生只需要为读的东西负一点点责,比如一小段总结)。分析下来,应该是语文课照上,不过增大三类阅读时间,减少直接针对语法、词汇、阅读理解与拼写的教学方式(P2)。仅仅这样就会优于传统教学?那真的有许多语文课都白教了。

自由阅读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激发阅读者的兴趣。到底是喜欢阅读的人才会发生自由阅读?还是自主性极强的FVR唤醒读者的阅读兴趣,下面罗列本书的一些观点:

Δ课堂中完全只用一种基础读物或是练习册,与阅读理解力的进步是负相关(P26)。一系列可溯自1935年的研究表明,语法教学对阅读与写作没有影响;很难不下这样的结论,就是不论是传统的还是改变形式的语法教学,实际上对一般高中生的语文发展都没有影响。

Δ对语言学习的研究中的结论:只有一种学会语言的方式,就是在低度焦虑的情况下了解信息,或是“输入可理解的”信息(P38)。这正是FVR的真谛:我们可理解的信息是在低度焦虑的情况下呈现的。

Δ学校图书馆是预测阅读成就方面排名的重要因素(P66)。1963年的研究,就读于有大型图书馆的学校的学生,阅读上的进步比只有小型学校图书馆的学生要多,而后者又比只有教室书库的学生进步得多。管理员水平也是重要因素,她的推荐及对图书的熟悉程度,直接影响孩子们的借阅水平。

Δ150个可能预测阅读分数的变量中,自由阅读占据着第二的位置(P9),而该数值被孩子家中的书籍数量控制。

Δ鼓励阅读的因素(P63)非常简单:较易接触到书本和安静舒适的阅读环境——当有放置枕头、舒适的椅子、地毯、空间有隔离以及安静时,孩子们更常使用图书角。P84而影响持续默读课程的重要因素:书籍种类众多,学生阅读时教师同时也在阅读,学生不需要自备图书以及教师刻意介绍特定书籍等,则该班的阅读情况会很好。

Δ关于漫画(P90):轻松的读物几乎帮助所有人开始学习阅读。早在《朗读手册》中有详细的论述和数据,在此不赘述。

Δ流利的朗读者会对即将阅读的东西事先形成假设,这些假设是根据他们已经读过的东西、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对语文的了解而建立的(P129)。因此人们在阅读时,只会将注意力集中在验证假设的部分。由此想到,听报告、听讲座何尝不是这样呢?记不得哪里看到的,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我们所能理解的那个世界;一个人能看到哪里,就觉得世界的边界在哪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Δ奖赏无用(P116)没有一项研究结果支持和建议使用奖赏促使孩子阅读,而且大多数研究表明,奖赏可能有害。当被问到如何鼓励阅读时,孩子比老师更不会想到用奖赏的方式。学生们被问道:“你的语文老师该如何才能让学生有更多动机区阅读?”学生必须写下3条建议,最终收到509条。调研“教师与学生对于使用奖励有截然不同的建议。29%的教师建议用奖赏与强迫的方式让学生阅读;而只有9%的学生有此意见,其中多数还是以开玩笑的口吻。

哈佛大学文学教授Harold Broom撰写过一本探讨阅读的书《如何读,为什么读》,书中这样写到:“我们读书不仅因为我们不能认识更多的人,而且因为友谊是如此脆弱,如此容易缩减或消失,容易受时间、空间和种种心情的影响。”而阅读,“可以穿越时空,与古今中外圣人贤哲敞开心扉地对话”。

 

下一条:思考教育的目的 —— 读怀特海《教育的目的》有感

关闭